要看到的,是立体的中国(大学生评论大赛)


    要看到的,是立体的中国

    近两年,每逢春节,各种各样的“返乡文”总会刷爆网络。从2015年的《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到2016年的《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到2017年的《一位博士生导师的调查报告: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以及各大媒体组织的“春节返乡记”……如同被点燃的炮竹,这些文章在全国社会上下、特别是城乡之间流动的人群中“爆炸”开来,引发一波波的热议、争论、批判甚至声讨。

    细究起来,这些“返乡文”不外乎两种立场或倾向。一种是:乡村正逐渐凋敝,贫富两极化、人员“空心化”、道德堕落化,传统秩序土崩瓦解,新的秩序却未能建立起来;另一种则与之对立:乡村处处有生机,人富起来了,新路修起来了,新房盖起来了,新车买回来了……总之,有人看到了沉沦,有人发现了新生。

    感叹沉沦的“返乡文”,某种程度上不失其合理性:作者从北上广等各大城市,回到阔别已久的偏远乡村,从高楼林立到草屋瓦舍,从现代到传统,巨大的差距很难不令人产生“恍若隔世”之感。加之“故乡”乃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最美好、最纯洁的“乌托邦”,现实、梦想两相比较,失落感油然而生。感慨其凋敝,既是对父老乡亲苦乐的感同身受,也是对乡土故园的更高期许。

    发现新生的“返乡文”作者,更是觉得真理在握:现代化发展和城镇化推进,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拿北上广和穷山沟这“两极”说事儿,咋会不产生“戏剧化”效果?返乡者更应该看到的,是乡村今与昔的对比:道路硬化了,新房更多了,日子更好过了……这些变化咋能视而不见呢?

    不难看出,两种观点各有其视角:“凋敝派”看重横向的城乡对比,“新生派”则认同纵向的今昔对比。视角不同,结论自然有异,尽管面对的是同一幅农村图景。

    客观上说,两种视角各有其道理,也都是值得肯定的。至少,在城镇化进程稳步推进、农村议题日益缺乏存在感的今天,它们使得农村被“呈现”、被“看见”、被重视,从而不至于被时代遗忘、默默承受悲苦。

    然而不得不说,僵守某一种视角,看到的只可能是农村乃至中国的一个“侧面”,时代的复杂性隐匿不见。然而,我们要看到的,既是今日农村的新面貌,新房子、新马路、新车子;也是这些生机背后默默奉献的人群和他们的悲苦:留守儿童的眼泪、空巢老人的期盼、大包小裹穿梭于农村和都市的年轻一代的默默奋斗……正是他们,换来了农村的日新月异。

    我们也许不必争执农村到底惨不惨,因为这将使我们的思考停留在浅层;我们要努力的,是将这讨论转化为新的批判性思考与建设性实践。只看到“凋敝”,我们可能会悲观泄气;只看到“生机”,我们可能会骄傲懈怠;两者都看到,我们才会既充满希望、又随时警醒。

    同样,面对中国,我们也既要有多向的视角。从一个个不同的视角观察,我们才能看到一个立体的、完整的、深刻变动的中国。


云南财经大学 葛格


本文来源于:近年相关返乡文及其新闻报道,作者葛格,由葛格供稿到团中央未来网投稿平台授权发布,承诺本篇文章为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7380618,我们会及时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