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就有希望:即使你身陷绝境


未来网安徽9月5日电(通讯员 汪旭 崔晓涵)“这就是我的家,像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普通却又与众不同……”女孩走下讲台,掌声经久不息。这阵阵掌声,属于这篇作文,更是赠予这个女孩。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女孩牵着妹妹的小手顺着蜿蜒的山路,渐行渐远。夕阳下,温润如她们,坚毅如她们,她们就是安庆市北中镇沙河村一对姐妹花——余芳和余婷。

“我知道,我不怪妈妈”

6岁,正是女孩子爱撒娇的年纪,然而6岁的她,却在2011年父亲意外出事的那天,一夜间长大。父亲在打工时意外坠楼从此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年幼的妹妹还处于蹒跚学步的年龄,年近八旬的奶奶也近乎失聪。命运就这样将不幸的魔爪伸向了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面对家徒四壁的惨淡景象,未来漫漫长路,像是再也看不到希望和方向,余芳的母亲在一个寻常的天气里收拾好行囊,像往常一样踏出家门,丢下一双年幼的女儿,带着丈夫的赔偿款和治疗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自此再也没有音讯。母亲出走后的那晚,余芳突然间明白,从此她成了这个家庭唯一的支柱。对于余芳余婷姐妹俩来说,“妈妈”一词是那样的“矛盾、纠结” ,“每一次我看到别的小朋友和自己的妈妈在一起时,都很羡慕!之前我一直很恨妈妈,恨她丢下我们一家人不管,恨她带走爸爸的治疗费!可是……现在我觉得,我能渐渐明白妈妈了,也许她也有不得已的原因吧。所以,我不那么怪她了。”话还没说完,余芳就默默低下了头,言语之间,有一种小小年纪本不该有的“成熟”。她微微笑了一下,随即又抬起头说:“可我也是幸运的,至少我还有爸爸,有爸爸,就有家!” 

01.JPG

“做最乖的女儿,就是对爸爸最大的安慰”

当阳光洒落在大别山的林间树梢,清晨的雾霭氤氲着弥散开来,余芳忙碌的一天就开始了。长期的营养不良使得余芳和余婷姐妹两人的身体比同龄人显得更瘦小单薄,姐姐站在灶台旁边,踮起脚费力地切菜、做饭,为爸爸准备早餐,柴火燃烧产生的灶烟呛得余芳和奶奶咳嗽不断;不足水池高的妹妹余婷脚下垫着砖头洗刷着碗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场景在这个破败的院落已经上映了整整六年。“每天早上五点多我起床给爸爸做饭,医生说爸爸要补充营养,这些鸡蛋都是好心的叔叔阿姨送来的,我和妹妹舍不得吃,但是每天必须给爸爸煮一个”,余芳指着灶台旁箱子里零星的鸡蛋说到。做好早饭后,余芳和余婷帮助爸爸起床收拾,和奶奶一起把爸爸架到轮椅上,照顾爸爸吃完早饭,姐妹俩再去五公里之外的学校上学。平日里,爸爸想什么小姐妹俩都知道,她俩想什么爸爸也知道,父女间成了彼此最为温暖的依靠。但是对于这份爱,俩姐妹却没有时常挂在嘴上,而是用行动默默诉说。虽然父女间沟通不多,但在余芳和余婷心中,“做最乖的女儿”就是给爸爸最大的安慰。

03.JPG

“想成为一名医生,医好每一个像爸爸一样的病人”
  “爸爸出事之前是个热心肠的人”,余芳和余婷从小就被父亲种下了这样善良而质朴的种子。“这几年,陆陆续续有好心人帮助我们,我都让女儿们一件件记了下来”,余芳爸爸哽咽着说道,“谢谢每一位好心人,才让我们这个家庭没有垮掉,才让孩子们能够继续读书”。当问起余芳的愿望时,余芳望着爸爸认真地说:“之前我的梦想一直是做个画家,可现在,我只想努力学习,以后做一名医生,治好爸爸的病,并且帮助更多像爸爸一样的病人……”在余芳和妹妹的卧室里,有一面特殊的“墙”,整面墙都密密麻麻贴满了姐妹俩从小到大获得的各种奖状,破旧的书桌上还陈列着各种奖品和证书,“余芳就像是墙角阴影里的一棵韧草,尽管阳光对于韧草来说奢侈而珍贵,但它依旧努力抓住每一丝勃勃生长的机会。虽然命运没有善待她,但她总是心向阳光,坚毅前行。”提及余芳,她的班主任老师欣慰地说道。

顺着蜿蜒的山路,姐妹俩去五公里之外的学校上学.JPG

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过早地承受挫折是磨难更是人生最无价的财富。大家都说余芳和余婷是爱笑的小姑娘,但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这些年一路有多少艰辛、有多少心酸、有多少泪水……她们的童年里,没有游乐场也没有洋娃娃,充斥着的只有一天又一天照顾着多舛之家的琐碎。她们深知,这个家庭不允许她们撒娇,不允许她们任性。这一对坚强的姐妹花恰如大别山间那一束束兰草,任风雨侵袭而不倒,于断壁残垣依旧盛开。或许在她们人生的开端就有了很多“阴影”,但她们却用乐观的眼睛透过阴影看到了藏之背后的“阳光”!即使身陷绝境,那又怎样?有爱,就有希望!



本文来源于:安徽师范大学,作者汪旭 崔晓涵,由崔晓涵供稿到团中央未来网投稿平台授权发布,承诺本篇文章为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7380618,我们会及时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